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赣江博客

登门造访皆是客 隐身龙潭非孤独

 
 
 

日志

 
 

从“绿水”走向“蓝水”--回忆我的海军军旅生涯(10)  

2017-01-26 23:20:39|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水”走向“蓝水”--回忆我的海军军旅生涯(10   

                           2017年元月26日整理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已是1979的年末兵复退前我们基地司令部车队发生了一起重大政治事故,由于没有统一安排保管枪支一枝54”式手枪在宿舍里丢失了。由于工作性质,我们车队给首长开专车的司机同时还兼职警卫员、卫生员(须懂得基本的抢救知识),都配发了手枪军人对枪是看得非常重的,新兵时第一堂课除了保密教育就是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教育而且我们专车司机的要求枪不离人人不离枪。丢枪的那天正好基地四号俱乐部放映电影,持枪的同志洗漱时随手将枪挂在了宿舍门后,等电影结束回宿舍才发现手枪不见了。

 丢失枪支算是重大的政治事故,谁也不敢怠慢,赶紧逐级上报,第一管理处、司令部、基地相关的领导和人员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车队。基地保卫处成立了专案组,内紧外松,车队所有的人都像过筛子一样进行了审查,尤其是当天有过单独活动的,有作案时间、作案条件及可能复退的老兵都成为审查的重点。查来查去一直没有线索,担心出事却又不能拖老兵复退工作的后腿,当年的老兵复退工作是在极其慎重、低调下完成的。复退老兵离队后,专案组拟定了重点对象,选调了司政机关和部分基层干部,组织了几个外调小,赶赴嫌疑对象的家乡布控调查。我和七号台的一位基层干部被安排赴哈尔滨组里我负责。

 根据查访要求我们先后到了哈尔滨市及周边县人武部、县区、街道。正值寒冬腊月,哈尔滨刚下完大雪,路旁的积雪有一尺多厚,室外气温降至零下20多度,滴水成冰那年头市区到郊县的交通非常不方便,走访基本靠11号步行。棉衣、棉帽、棉大衣,外加毛大头鞋,在雪地里奔波往返往往是顶着星星出门,归来已是月牙高悬,一天下来累的几乎要散架。工作累倒没什么,最麻烦的是同组的基层干部吃东西严重食。他是74年复县兵,也不知道他在单位是怎么过的,简直比回族人还忌口,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当时东北的生活条件还很差,物质供应远非今日,主副食都要凭票供应,在饭店光有钱没粮票买不到主食,而且我们带的都是非常珍贵的全国粮票,吃饭要换成黑龙江或哈尔滨的地方粮票,为了省全国粮票我们还要计划着使用,避免出差回来剩下一堆没用的地方粮票。我是组长,又是领导机关的,对基层部队的怎么也要让几分。为此每顿为了填饱肚子,往往要连着走几条街,看许多个饭馆上才能凑合一顿。

 

    回到处里1980年的春节前夕辽西的冬季大海一封冻,是我们海军新武器试验部队最清闲的季节。基地规定北起沈阳、南起北京、天津的干部可以回家过年。处里大部分干部都在做回家探亲的准备,我也不列外,开始订火车票。那个年头交通非常不方便,从辽宁锦西(葫芦岛)到江西仅有沈阳-上海、三棵树(哈尔滨)-上海锦西是个县城,却是个军事重镇,驻军部队就有两个军级单位,下辖许多个师级单位。平时火车票就非常紧张,到了春节年关就可想而知了。

我选择了上海倒车,原因是基地工程处的工程师刘乔明爱人家在上海,转车途中可以休息。通过基地招待口拿到了火车票,座号的,那个年头能拿到座号已经是超乎寻常的幸福事了。回头想想当战士期间探家在火车上要站立几天,车上人挤人,经常要单脚轮换“金鸡独立”,天下来双腿都要浮肿,回一次几乎要脱一层皮,到家不昏睡几天更本缓不过来。所以,有座号似乎是幸福到家”的感觉。

本来携带的东西就多,临走前四号门诊的赵YK来一旅行包几十斤重的苹果,帮带鹰潭给他爱人家YK是当年我们的接兵部队军医,碍着面子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年关的火车上拥挤不堪,上厕所都要费力挤半天,途中各车厢几乎不通,也没有食品和开水供应,即便是到了车站也没什么可卖的,一路吃干粮。到了第二天下午,想到在上海转车还有1天多的路程,随身携带的东西简直是包袱,不禁犯了难,不得不开始“轻装”,其中,老赵托带的一旅行包苹果也劫数难逃,未经许可”先后干掉了七、八个。

到了上海,连背带扛好不容易出了站那年头没有“的士”,要步行一段路到公汽车站,转到淮海北路,穿着海军军装却大包小包行李,给人一个闯上海滩的军人乞丐”感觉,几十年后回想起来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过来的。到了淮海北路,刘乔明的爱人已经在公交车站等候多时了

到了刘乔明家,他爱人非常热心,开始准备饭菜,而我还没闻到饭菜香就坐在凳子上睡着了,直到下午醒过来才发现躺在床上,时间已经过了6个小时。赶紧吃点东西,再乘公交车赶至上海火车站。那时,家里已从鹰潭迁至乐平,上海至鹰潭的火车需要一天多路程,到了鹰潭还要乘100公里汽车才能到乐平。算起来一路上从辽宁锦西(葫芦岛)到江西鹰潭再到乐平要连续辗转60多个小时。

     好在父亲的司机开车来鹰潭接我了上海牌轿车沿坑坑洼洼206国道开了近四个小时,总到了乐平矿务局的家。我第一次到乐平,对当地环境很陌生。三栋局领导的房子两家一栋,我们是第三排左手第一套,住房加院子400来平方,绿化很好,但房子设计的很差,房间多却不适用,院子侧面就是当地农民的稻田。印象最深的是周边我家有台14寸的井岗山牌黑白电视机,每到黄昏,母亲就会在院子里摆出来,周边的邻居都会拿着小凳子占位置,甚至附近的农民也会携家带口赶过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里三层外三层,好不热闹。虽然没几个频道,有时甚至效果差看不清楚,笑称“永不消逝的电波”,但人们都不愿轻易离去,一直要熬到节目结束。

    1979年的年三十,夜间飘起了雪花,第二天一早大地银装素裹。早晨起来,居然诗性大发,一口气哈成长篇抒情诗雪之小吟》“…………是雪花姑娘/生怕惊醒熟睡的人们/在夜幕中悄悄地降临/赐给了大自然一派生机/赋予了南国冬令无暇的晶/她那婀娜的身姿/是多么健美轻盈/足能与最优美的舞蹈家媲相/她那玉石般的衣裙/是那样纯洁迷人/怎不让年轻的小伙子为此一见倾心 …………”。  

    很高兴收到部队朋友W寄来的信,最有意思的一句是“你可要满载而归啊”。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到了归队日期。准备了许多好吃的地方特产,最多的是北方难得的白糖、米糖等等,母亲总怕回去没吃的,将几个旅行袋塞得满满的。回程更是艰苦,买到了鹰潭中转的卧铺,但在乐平车站却是人山人海,火车进站了车厢门却无法打开,人们通过窗户攀爬,生怕误了车次。正是无奈的时候,猛的身后有人唤我,回头才发现是鹰潭老邻居的儿子,数年不见,居然是这趟列车的车长。车厢门打不开,他把我引到火车头,居然第一次乘火车头到了鹰潭。到了中转站上海,因旅行袋太重将扁担压断了。

  回部队后,车队丢枪案专案组还没撤,又派我和司令部车队副队长王春福南下安徽肥东县。王春福是71年河北兵,个子很高,我在车队时他一直是开黄河大巴车,后任排长、副队长。车队有段故事,他开的黄河大巴车是车队中车身最长的车型,每次倒库都要慎之再慎,有次,他倒车进库,让修理排的的老乡在车后指挥,老乡没有掌握好提前量,一直喊着:倒…倒…,等喊“停”的时候,后倒的黄河大巴车竟将车库的后墙顶了一个大洞,气的当时任第一管理处长的陈景毅发了大火。王春福是老兵,他是北方人,对南方的风俗不了解,比如到地方政府或家访人的家中吃饭要分上下座。农村的书记要比队长职务高,一介绍,我是司令部第一管理处的书记,他是下属汽车队的副队长,地方的同志每次吃饭都安排我坐上座,人们还称赞说:你们这个书记真年轻。我不由得偷偷笑笑,王春福对南方风俗不熟,对方言也陌生,交流起来有困难,后他主动让贤,让我反客为主过足了“书记”的瘾。安徽之行依然无功而返,随着各路调查组陆续归来,基地专案组最终撤回,车队丢枪案也成了悬而难解的无头案。

     四号地区22号楼1楼除公务班的几个男兵宿舍外,基本都是女兵宿舍。而2楼是办公区域,一分为二,右侧是我们司令部第一管理处,左侧是司令部直政处。对直政处影响最深的有两个人,一是老干事张宇林,60年代中叶的天津兵。我调到管理处时他已经调到天津,他喜欢打兔子,自认识后经常忽悠我们一帮男女兵到后山打猎。车队后山上有两多,第一是兔子多,第二是蘑菇多。他的枪法很好,但也时常有空手而归的记录,有次他带着司令部乒乓球队的我和YK、马JF、梁YS等到后山打猎,行前再三交代,兔子被打伤后千万不立即去追,要等兔子跑不动以后再上。刚到半山腰我们就发现了一只野兔,张干事也很果断地击发,枪响兔子打了个跌,明显中了弹。眼看兔子越蹦越慢,大家都想扑上去却被制止,直到兔子一溜烟不见踪影才让我们上,结果不用说白费功夫。二是我们同年的山东兵刘SJ,他的文笔很好,喜欢运动但水平有限,每天晚饭后我们就会在楼前打羽毛球,他的球技明显下风却赢心很重,我却偏偏不让他,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几米远的树后就是女生宿舍的窗户,我们打球时就能感觉到有多双丫头的眼睛在偷偷盯着看呢。那时还年轻,不懂得什么是谈情说爱,能被女孩子们关注心里感觉美滋滋的。

    第一管理处团工委重选,增补了4号门诊77年山西长治女兵李H为委员。李H77年兵中年龄,到门诊时间比较晚,报到不久就和王LY等被调到基地女球队集训。工作关系接触多了慢慢才知道她是军人世家,文革期间,个性忒强的她自己要求下放回到远离父母的山东老家务农,吃了许多苦。她和燕子都是基地女篮队员,她的弟弟建华更是打得一手好球,是基地男篮的主力,而他的连长恰好又是我在鹰潭一中的同学战友RX,所以联系的多了起来。李H的组织能力很强,我这个副书记平时很忙,团工委的许多事基本交给她去打理,居然办得有条有理。

    “五.四”青年节,团工委组织全处的团员到笔架山郊游。笔架山位于锦县东南。途中有感而发即兴口占:“…………涨潮,呈一座孤岛与世隔断;落潮,一条海堤恰如一叶浮水,内外衔接。拔海而耸,三面峭壁悬崖,仰望酸眸,望而生惮。攀登仅一石斜径,直指山首,崎岖路险。巅之塔庙,珍藏稀世汉白玉佛雕,形态各异,大小非前。其量屈指,质地却巧夺天工,令后人赞叹不已。虽历经尘寰沧桑,依然如故,不可多得……立于石阶,弛界大开,四海眼前……廻洄九折的海岸线,疑是银河倒悬。遐眺,天水一色,碧波深处点点征帆……临高舒臂,有如雄鹰展翅,翱翔蓝天…………”并赋诗一首:“临高兴致气独壮,极目天水色茫茫。千级扶摇攀斜径,万顷之巅舒臂翔。玉佛尊尊夺天空,绝壁硙硙饱沧桑。古国新姿着春意,横流倚世锁北疆”《团日游笔架山有感》(1980.5.4)。

     团工委还多次组织了体育、文艺活动。部队对体育、文艺天生就有优势,加上组织到位,颇有生机。说到体育不得不提下王LY,她到部队前是秦皇岛体校女篮主力队员,一米七几的个子,长的很秀气,篮球场上左右开弓,技术全面。四号门诊是基地女篮的摇篮,出了任XP、宫WL、刘YM明等多队员,所以她和李H还没下到四号门诊就被调至参加海军篮球赛,至到比赛结束单位。别看燕子(我们都喜欢叫她昵称)长的一目秀气,脾气可是像男孩子,对外显得傲,是个合群的主。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一件事,有天警卫三连有个兵在门诊泡病号,医生不知如何是好,正燕子来到,她得知后满满抽了一管生理盐水对着那小子的臀部一针下去,立马出了大包,害的那小子当时就坐在地上连吼带叫,而她则转身出门连头都没回。我问她:别出人命。她笑着说:生理盐水没关系。燕子刚分别到门诊,有次,团工委正好组织篮球赛,我带队训练,因为不很了解更本没把我这个小个子书记放在眼里,也许是故意“挑战”和“戏弄”,带球后故意往我身边蹭,甚至投篮故意慢半拍,我也知道她是不服气,毕竟参加海军比赛的基地女篮主力队员,第一管理处团工委的庙太小了。我在地方12岁就参加了鹰潭少年篮球队,14岁参加了鹰潭青年排球队,除了个子矮,本身的球技就很好,原地弹跳更是一流的,瞅准机会狠狠地了她一个帽,窘的她半天没反应过来。之后,燕子开始对我尊重起来。有次她因膝关节痛没能及时赶上出早操,我对她发火,假如是过去她早就会不服气而,但当时只是眼圈红红的默默不做声。她新婚尚未满月就被查出癌症晚期,我才知道她不能按时出操的原因是膝关节癌变以致疼痛难忍。在她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我和爱人到了她家探望。见到我后非常高兴并一再要求现场她,学会了邓丽君的歌《美酒加咖啡》。她在313医院的最后时刻,战友通过电话通知了我,遗憾的是我正在外地出差,一时无法赶回来,以至成为终身的憾事。1986年,她终于走了,带着无尽的遗憾走了。随后,我将她的故事和照片挂在了网络《军魂纪念碑》去世老兵名单集上,希望她的战友和朋友永远缅怀她,并每年清明都会在网络祭奠她。        

 

从“绿水”走向“蓝水”--回忆我的海军军旅生涯(10) - 李赣江-秋水雅韵 - 李赣江博客

       右上为王俐燕,左下为大庆油田著名“铁人”王进喜的女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