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赣江博客

登门造访皆是客 隐身龙潭非孤独

 
 
 

日志

 
 

《道路交通安全法》与《行政处罚法》条款“法律打架”引发诉讼的思索  

2014-03-02 19:38:3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路交通安全法》与《行政处罚法》条款“法律打架”

                             引发一起诉讼的思索

 

        2013年某月,郑州先后两市民因车辆违章停车被贴单而提起诉讼,他们认为违章停车罚款数额应遵行《行政处罚法》而非《道路交通安全法》。
    
       核心提示
       违章停车被贴罚单,多数司机会乖乖交上200元罚款,而郑州市的两市民偏偏不认同,他们以交警适用法律程序错误为由,将郑州市交警支队第十大队告上法庭。同样适用简易程序处罚,《行政处罚法》限定罚款50元内,而《道路交通安全法》限定200元内。出现“法律打架”,交警为啥“就高不就低”?两部法律有无高低之分?究竟谁说了算?

为此,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我说罚50!应适用《行政处罚法》

我说罚200!应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


       案件回顾

孟先生PK交警队一审败诉  
       郑州市民孟先生曾因违章停车被交警队处理罚款200元,交罚款时,交警开具的是“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
       孟先生认为,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对个人50元以下的罚款可适用简易处罚程序,“交警罚的是200元,仍旧采用了简易程序,不符合程序,应予撤销”。
       交警部门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下称《交安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200元以下的罚款,可以适用简易程序。
   
        双方最终对簿公堂。
        对该案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孟先生败诉。在行政判决书上,法院认为《道路交通交安法》作为特别法,交警队依照该法规定适用简易程序不属于违反法定程序。

 

        新案开庭,宋先生来了

 孟先生的案件也引起了律师宋英群的关注。“法院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作为特别法,优于《行政处罚法》,也就是认为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是同一个机关,但我认为不然,前者才是最高权力机关,后者是最高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应当使用‘基本法高于一般法’的原则,也就是说,作为下位法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不能突破《行政处罚法》,交警罚款200元是不对的。”

 宋先生带着自己的12张交通罚单与交警队对簿公堂,案件同样在金水区人民法院开庭。

     
        庭审现场,宋先生的观点: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是同一机关吗?所颁布法律的效力是否有高低之别?

       宋先生搬出《宪法》和《立法法》的相关规定一一举证。
    
       首先是“法律地位不同”。全国人大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 
    
       其次是“职权不同”。全国人大:修改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对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该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
    
       第三是“立法权限不同”。全国人大: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不适当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和修改除应当由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

      “通过对比可知,它们不是一个机关,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叫基本法律,除基本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但是不得与基本法律相抵触。联系此案, 《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简易程序的处罚规定与《行政处罚法》抵触,是无效的,因而交警部门适用错误。”


       交警一方认为:

 道路交通安全法》是规范道路交通秩序的特别法,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法律适用原则,因此交警部门执法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交警的质疑:

“按照原告的说法,不仅是《道路交通安全法》,2005年实施的《治安处罚法》也突破了《行政处罚法》,但时至今日,两部法规运行了八九年,难道立法机关看不到吗?如果立法机关看到会不修改吗?还轮得到我们现在再来探讨吗?”

  
       专家观点:尽快建立立法审查制度
    
      “《道路交通安全法》应该遵循《行政处罚法》,这是没有任何疑义的,而且中国整个法制体系都应该是这样的。不过在实际运作过程中,不太容易打造。”昨日,某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秘书长、行政法学博士宋炉安说,本次诉讼反映出我国立法不规范的问题,折射出立法审查制度缺失的深层原因。从一定意义上可以对我国法制建设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提醒国家权力机关尽快建立立法审查制度。

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省政协常委、郑州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开举教授也认为,这属于典型的立法不规范,主要原因是我国违宪审查制度没有启动。站在司法建设的高度,立法就应该规范,《行政处罚法》是所有行政处罚行为的基础基本,任何行政处罚都要站在遵循该法的基础上。

“《道路交通安全法》与《行政处罚法》属于基本法与一般法的关系,两个法律等级不一样,所以根本不适用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这一法律准则,这些不仅仅在我国的《立法法》上有明确的规定,法律理论上也不应该出现混乱。”宋炉安强调。

 

律师行动: 建议全国人大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

宋先生已联合律师界同行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了《关于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款的建议函》。建议将现行的《交安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款修改为“对道路交通违法行为人予以警告、五十元以下罚款,交通警察可以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只有进行这样的修改,才能与《行政处罚法》的规定相一致。”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